重庆专业借贷律师:抵押权人普通申报,保证人部分免责

 

最高院:抵押权人依普通债权破产申报,保证人部分免除保证责任!

裁判概述:

债务人以自己的抵押物为其向银行的贷款提供抵押担保,债务人无力清偿到期贷款并进入破产程序,银行仅以普通债权人身份向破产管理人申报债权的,视为银行放弃了对该抵押权的实现,保证人在该放弃范围内免除保证责任。


案情摘要:


1、氮肥厂与中国银行宝鸡支行签订《借款合同》:借款金额495万美元,借款用途为引进氨汽提法尿素生产技术、设备。


2、宝鸡卷烟厂向中国银行宝鸡支行出借不可撤销担保书,为上述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另,氮肥厂必须以其原有固定资产和项目形成的固定资产全部抵押给宝鸡支行,为上述借款提供抵押担保。


3、氮肥厂无力清偿到期借款并进入破产程序,中国银行宝鸡支行将该笔债权转让给东方公司西安办,东方公司西安办以普通债权人身份向破产管理人申报了债权。


争议焦点:


宝鸡卷烟厂能否在银行放弃抵押权的范围内免除保证责任?


法院认为:


氮肥厂被国务院列入拟破产企业时,该厂的资产总额为80096万元。后东方公司西安办向氮肥厂破产管理人申报债权时是作为普通债权申报的,并没有提及抵押权。经第一次债权人会议,管理人编制了拟确认债权表,东方公司西安办没有提出异议。由此应当认为,东方公司西安办放弃了物权担保。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经济合同纠纷案件有关保证的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五条关于“债权人放弃抵押权的,保证人就放弃抵押权的部分不再承担保证责任&”的规定,因东方公司西安办放弃了物权担保,且氮肥厂抵押财产的价值大于本案所涉借款本金及利息,故原审判决免除保证人陕西卷烟厂的保证责任并无不当,应予维持。


案例索引:


(2009)民二终字第34号


相关法条:


《物权法》


第一百九十四条 抵押权人可以放弃抵押权或者抵押权的顺位。抵押权人与抵押人可以协议变更抵押权顺位以及被担保的债权数额等内容,但抵押权的变更,未经其他抵押权人书面同意,不得对其他抵押权人产生不利影响。


债务人以自己的财产设定抵押,抵押权人放弃该抵押权、抵押权顺位或者变更抵押权的,其他担保人在抵押权人丧失优先受偿权益的范围内免除担保责任,但其他担保人承诺仍然提供担保的除外。


实务分析:


债权人放弃抵押权属于债权人对财产权的抛弃,该行为是系一种单方民事法律行为,在司法实务中对此项认定较为严格。因为除法律有特别规定外,意思表示应以明示方式作出,因此通常情况下认定该行为应确认债权人明确作出了放弃抵押权的意思表示或者实施了相关行为(主要是指:向登记部门申请抵押权涂销登记)。


不过,根据《担保法解释》第三十八条第三款之规定“债权人在主合同履行期届满后怠于行使担保物权,致使担保物的价值减少或者毁损、灭失的,视为债权人放弃部分或者全部物的担保”,债权人怠于行使抵押权的不作为,如造成抵押物的价值减少或者损毁、灭失即可视为其放弃抵押权。此时其他担保人需证明抵押物价值在抵押权人怠于行使期间遭受损失,放弃抵押权即可被认定。


本文案例中法院作出的推定合理:债务人已经进入破产清算,债权人在申报债权时没有基于抵押主张别除权,随着清算的进行,抵押物被所有债权人予以分配,抵押权灭失是必然。推定债权人放弃抵押权应无争议,本判例值得而推荐。


不过,即使债权人放弃对债务人的抵押权,也不必然构成其他担保人在其放弃部分免责,因为物权法第一百九十四条第二款最后有个尾巴“其他担保人承诺仍然提供担保的除外”,往往债权人在与其他担保人签订担保合同中均约定较为严苛的担保条款,即:无论债权人是否放弃对债务人享有的抵押权,均不影响其向其主张担保责任的格式条款,且以加粗字体存在。因此,提醒担保人:如果在对债务提供担保时,真实意思是对债务人物保范围外提供担保的话,需要注意防范担保合同中存在的无论任何情形均担保的“霸王条款”。另外,关于该“霸王条款”的效力问题实务中存在争议,笔者后续文章予以展开。